The Best is yet to Come
好像应该哭
毕业散伙饭。自助,巴西烤肉。
男生们喝多了,红着眼圈拉扯女生说胡话,趁机抚摸并拥抱;女生们喝多了,手绞在一起哭着说舍不得,趁机抚摸并拥抱。我喝着据说掺自来水的酸梅汁,柠檬茶,果汁,仿佛置身事外的看着这一切。

礼貌性微笑,偶尔大笑,举杯也伴随沉默,拥抱也保持冷淡。
除了她和同学M,谁的胳膊碰到我都感觉不到温存。
你是笨蛋么?你跟这些人相处了四年。而且有些人,或者说大部分人,注定终生不会相见。你不会留恋么?这四年发生了多少事情,有些经历,是否已经绝对影响到你今后的人生。你怎么不能像个正常的即将毕业的大学生在这种场合哭出来呢,哪怕是假装的?
不知道怎么就这么没感情了。还是说,一贯的超长反射弧,让我还停留在大家都在北京,就算没了学校做羁绊,也是随想随见的状态。不到你真正发觉失去了他们,你永远也不会真心哭泣。

然而8点刚过,就渐渐开始不耐烦,沉静不下来。尽管这每分每秒的逝去都代表我一个不完整时代的永久性流失。仍然希望它赶快过去。仍然在一片狼狈不堪的环境中,挤不出一点留恋,一滴眼泪。

妈的,就这么结束了。
[PR]
by nterwh | 2006-06-27 01:37 | 扯淡


<< 今天是个日子 生女儿好像不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