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Best is yet to Come
作茧自缚
实在不想用google,就在这写了,不懂的人不要问,这里就是私人blog没错。

我本来以为她会爱我一辈子,原来不过是我一厢情愿。也许真相没这么惨,但我毕竟不是唯一了。
就算没了我,她身上纯白的光芒依然存在,一如多年前晌午阳光洒过的床上,这才是我最难过的。

我本来以为她永远不会离开我,起码不会那么甘愿和干脆,原来还是我自作多情。
这世界上确实有几个需要我的人,但我最需要的人不那么需要我了,我还在乎什么呢。

而且更无法释怀的是,这根本不是什么难题,只要有可以解决的勇气就可以迎刃而解,这是只能默默接受的事实。在事实面前,如果还有人像安慰考试没考好的学生一样说什么“下次再努力就可以了”的屁话,那根本就是不懂你。这就像有人告诉你,你某个亲戚去世了,你还嚷嚷着要想办法去趟阴间把他领回来一样不切实际。我解释够清楚了。
不过也无所谓,本来应该最懂你的那个人说不要你就不要你了,让别人安慰几句大概也无痛痒吧。
这不用解决,只是我还没走出情绪,而且就以往经验,这不是几个月几年就能笑笑面对的事情,只可能是一辈子了。

关键是,这又与背叛无关,无论谁都可以追求自己的幸福,我无权干预,却连事先知道的权利也一并剥去。
是我不好,这么多年也没能让她幸福,而她现在已经轻易获得我最少要奋斗15年才能换来的东西,怎么也不甘心。

她说“你跟我这么见外干吗啊?”其实是我被吓到了,并且固在伤心里不敢说话。然后我真的明白了,我居然会连她都感到陌生,我居然会觉得这么窘迫无所适从,我居然怕得想夺门而出,那我大概一辈子也……结不了婚了吧。

小学的时候非常看不惯班里一个女生,不明白为什么,其实她根本没招我,但是非常想有一把枪把她杀了,阴暗的心理无法自拔还写进了作文里,幸好班主任完全没当回事也没找我谈话,这心理就不破自清了。
初中的时候,当时喜欢的女生交了男朋友的那天,我都不知道自己怎么走回家的,第一次真的好像看见了心被剜了一刀,血淋淋的。
那么现在,这两种情况同时来到,我有了第二个非常非常想杀死的人,也体会到了第二次心被剜的痛楚。

眼睛不会哭肿,不会长黑眼圈的体质真好,看她一脸幸福的模样,我也能装得,或者说我看见她本能就是很高兴的。只是每当她离去后,独自站在厕所里,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丑陋得想吐。
接下来两个月还有别的事情要忙,也许能缓解一下这种情绪,希望能。

========================

我真的不知道写这些有人看么,就像以前那些长篇的完结纪念一样都是写给自己的,如果谁看了觉得不舒服了,就当我写着玩的好了。
[PR]
by nterwh | 2007-01-05 03:33 | 扯淡


<< 《超人新冒险之露易斯与克拉克 ... 没关系这里访问者很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