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Best is yet to Come
两天没能上网,我很想你们T-T
要一路忙到10月1日前大概,这里的更新还能保证么,总之小双双推的工作要辞了。
不能上网太空虚了T-T空虚得我把手机里一年没通关的打砖块游戏都背着人通关了T-T人生真难熬T-T所以我今天得空就要好好扯一扯哪怕有的没的都要说T-T

1.孟波乎,这乎那也乎

前两天从VeryCD上拖了《城市猎人》的漫画,终于看到HMM扫的了,扫描质量自然没话说。但这东立的翻译竟然真是传说般的……不怎么样,而且版权页这译者让我立刻冻住:

我当年收的全套盗版就用的是孟波的名字……所以我现在超级混乱了,一直以为港版的译名是冴羽獠台版是寒羽良原来不是,而最开始大陆薄本那套盗版我没看过(原来这个版是用的寒羽良),港台的动画我也没看过,到底孟波这翻译从何而来的……

那么姑且先不论这名字,虽然我手头的盗版所有露点和下流话全部抹掉,也有相当几处翻译明显错误的地方,但整体来讲,翻译质量却更加上乘呢。或者说,更加通顺和有气势。
虽然自己不知道翻了多少遍也不知道借了别人多少次都脏得不成样子了,那些台词和边边角角的小字早就烂熟于心,只是平心而论客观来讲,翻译水平真的比东立这版强多了。

所以我现在就非常疑问:
①看版权页是04年出的,那应该算新版?难道也重新翻译过了不成?有几处明显就没把台词跟人对上号。
②听闻HMM会自己修图的,什么都修,难道还擅自改过对话不成- -好吧这条实在不可能。
不过这么一来,我倒是释怀了,长久以来的梦想就是收一套正版的《城市猎人》,现在东立就完全不用考虑了。

2.大家可能都空虚

那天有个陌生的号给我发短信,查了一下是海口的,但我并不认识除了学姐以外任何在海南生存的人,就问是谁。
因为对方用了很多诸如“。。。”“= =”以及吞吞吐吐的话,会在正常短信里穿插网络表情和说话不利落的人,我会判断为现实与虚幻混淆,起码我给同学发短信的话绝对不用这些因为他们也看不懂,但这人一这么用,我立刻觉得可以随便说话了。

短信来回了两条,仍然不说自己是谁,我就不耐烦了,心想这年头还有陌生人随便找个号码发短信聊天的么,太无聊了吧,就决定再也不理。
结果对方有点急了,“你给过我弗兰德斯的狗啊!”于是记忆的闸门开启……

啊靠,这都几百年前的事了。
我记得是个河南还是河北的姑娘问我[弗兰德斯的狗]DVD是在哪儿买的,说是在云中看我一个帖子里提到过,但我当时完全不记得发过这种帖子。那年月我还每周都去隐秘的小店买4拼1和动画呢,就说帮你买一张吧反正也没俩钱的事儿找到个同好也不容易既然你喜欢也甭提什么钱的事了。
然后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第一次邮寄光盘不懂程序,盘是在运输途中损坏了还是这张盗版盘真的就是坏的,反正到她手里说是只能看开头几分钟就读不了了。萍水相逢,我再好人也觉得没必要再贴一张,就说那你再找找吧我没办法了,觉得这事就到此为止吧,我没觉得能跟这人交往到朋友的地步。

后来的事情就有点烦恼又奇怪了,这姑娘就给我发短信,逢年过节问候一句意思一下我没意见,反正大家都是客套,只是觉得我们的关系其实连客套都没必要。
但好像还把什么烦恼跟我讲述过,当时可把我郁闷坏了,不明白到底做过什么行为让那么多人来我这寻安慰的,我自己就没习惯跟别人讲,也完全不懂得怎么安慰人,尤其还是这种根本算不得多认识,上来就一大通苦水的。后来有人说,其实找人诉苦不是想要什么解决办法,只是想找个人诉苦,我特不爱听这话,只想诉苦自己回家对墙壁说去甭跟我这唧唧歪歪。可我的性格不太可能当面翻脸,所以还得陪着安慰,真TMD受罪。要是我朋友我还乐意安慰,可她算什么啊。

所以后来我表现都很冷淡了,再后来大概得两三年一点联系没有了吧,那这事当然就可以当作完全过去了。结果就来了这么一条短信,我说不过就一张光盘,没必要觉得我这人就好到什么地步吧。

那么这次我打算把事情彻底了结,既然之前的不联络居然可以算作不清不楚的话。
“你给过我弗兰德斯的狗啊!”
“抱歉,这个号以前不是我的,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决定彻底装傻)
“。。。你不是王海?”(靠你还知道我叫什么,我完全不记得你了!)
“你是她网友啊,那你上网跟她联系吧,这个号现在归我用。”(我Q上没你,只要不找到云中,你就当没认识过我吧)
“不是。。。我们不算是网友。。。其实我没什么事。。。对不起了。。。”(哦原来她也明白呢,那这次就彻底说再见吧)

3.左手右手都是手

今天跟朋友出门,中午找了家批萨店,我丢人了……
她们都是左手拿叉,右手拿刀,但我实在学不会左手拿叉,所以就跟别人是反的,右手拿叉左手拿刀= =以前觉得吃西餐的机会很渺茫,就算批萨我也着实没吃过几次,不用太在意,更何况都是熟人面前,不直接上手就不错了= =
但今天被稍微提醒了一下,唔以后公共场合还是注意一下吧OTL

4.瘦了

算是好事吧,锁骨更明显了,皮带又该打孔了,以前穿不进去的裤子都晃荡了,因为我自己是完全没觉得的,就算被人讲,我也是完全不信当然也不会很高兴。
不过也确实是瘦了,能继续下去就好了,现在还是超。

5.做人特别难

没资格说现在是人生最灰暗的时段,可到底是随性自私惯了,这短短两天就快把我逼疯,反正态度已经是几不耐烦了,再拱火一定大吵。今天要是还不能上网,明天我就得开始筹划离家出走了。

不管有没有资格生气,气还是该生不误,就算都承认是自己的错。
先是暗堂问“你为什么不说?”
然后妈也问“你为什么不说?”
小双也问过“你为什么不说?”
最后是爸问“你为什么不说?”

我好歹还活着,就算这要求太低。
我短时间饿不死,就算这目光太浅。
我就是不愿意依靠别人,就算其实独自一人就无法存活。
反正我说不说,又真的,又多么,又实际上,妨碍到谁的人生了么?
那么我也可以问,你们任何人,又什么都跟我说了么?

如果根深蒂固的教导别人“凡事最后只能依靠自己”,就别怪那人成长得太偏执,偏执到最后自己都收拾不了烂摊子仍然死不开口。
死不开口,苟且活着。
有些事情做不到就是做不到,苟且活着。
[PR]
by nterwh | 2007-05-05 01:06 | 扯淡


<< 白天只能虚度,只能,很焦虑 三亿罗朱宝典钱形舞星愿恋爱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