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Best is yet to Come
日子要么再快点,要么再慢点
1.今天回了学校一趟

锁门的时候听到有男声喊“师傅”,撇了楼道一眼,没有人,继续锁门。
又听到一声,再次认真地看了眼楼道,还是没有人,继续锁门。
觉得不对劲,就回身看了下背后的人家,防盗门黑黑的,也不知道里面有人没有。
“在这里”,再次寻声望去,原来是左斜后方的窗户里传来的,那应该是4号的厨房。

“……出去把门反锁上了,我手机又没电了,你能帮我开下门么?我把钥匙给你。”一个中年男子举着钥匙隔着纱窗对我说。
虽然一时有点纳闷,但心里挺想笑的,小时候我妈经常忘记我在家就反锁,害我砸了不少次门求助。
“我看看怎么把钥匙给你……”
但一般正对着楼道的厨房窗户是不可能打开的,男人摸索了半天,最后用钥匙把纱窗桶了个洞,钥匙递了出来。

然后门开了,我看那男人拿着两个大纸带,说着感谢。
最近这间房好像新租出去的,乍一眼也看不出他好人坏人,以后别再有什么来往就好。

2.然后就到了学校

中午12点。
大学的好处就是随便进,谁也不拦你。
直走到系楼,上5层,看每间教室门上的课表,看每间教室有没有人,上了趟厕所,然后找了间没人的教室,在中间一排最边上的座位,坐下来。
黑板上好像还残留着土建工程基础的笔记。
窗外阳光明媚。
我简直逼得自己想哭出来。当然结果是没有。
我承认学生时代最美好,以后再也不会有这种难以言喻的美好。但即使给我一次重来的机会,我也不想再回去。学习,考试,永远是我最头大的事情。
ipod从岚换到V6再到陈奕迅,屋里很凉爽,心里仍然很烦躁。
掏了下背包,发现没带梳子,用手拢了拢,决定回家。
下楼的时候看了看系办的通知。
出楼门后好像看到以前的某英语老师正走过来,不敢直视确认,低头走了过去。
今天风很大,觉得头发里都是沙子,很心烦。

3.与上面无关

前两天新剪了头,虽然嘱咐说“削薄点”“夏天了多剪点没事”,却没想到理发师这么听话的。型出来是不错,但扎起来后简直就是寥寥一缕……T-T
罢了,趁天气也不算太热,先散几天吧。感觉满新鲜的就是了。
[PR]
by nterwh | 2007-05-17 15:00 | 扯淡


<< 悬崖 说是最近,其实大部分也就这两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