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Best is yet to Come
悬崖
大学的时候有个很厌恶的体育老师,哦,当然不是因为她不让我及格,是性格非常得捉摸不定,难以伺候。高兴的时候就大讲她年轻时训练的趣事,不爽的时候就骂到你臭头。
后来同学总结出来,被她骂的时候一定不能是平常模样,乖乖听骂是没用的,最好是头很低,装作很紧张很不安,甚至哭出来,她很快就软了。
嗤,我当时很鄙夷世上还有这种人。

最近被人说了,“我要像你这样,连想死的心都有”,听得我面无表情,内心却被撕掉一块。
原来我真的要去死就什么都好了啊,我还假惺惺地想什么自杀很耻辱,想不知朋友会怎么想,想社会责任使命义务这些狗屁玩意儿。谁少了谁就活不下去啊,都是扯淡,死了才痛快。
原来就是有人看不惯你嬉皮笑脸不声不响的,原来有人骂你就是想看你服软求饶的,原来用爱的大义去伤害别人像习惯一样容易。原来,原来有人觉得你活得很没意义。

该可惜么,我终究还没到极限,我舍不得放下的东西太多,这些东西把我逼到绝境,也同时化身为救命稻草。
那么,暂时还得撑,我自己撑。

写了这些倒觉得坦然了,出乎意料。
心静如冰面,不狠砸不破裂。

哦,又想到一些,继续说。

那天妈说“你爸说你刚出生的时候,他还挺高兴的”。我觉得我妈疯了,要不就是我爸疯了。
反正我没疯。

杨一说过好几次“小海你要快乐”,其实我不太确定她为什么老觉得我不快乐,跟她在一起时我都挺high的。
我觉得自己完全没有任何伤痛比得上别人,可以拿出来当事说的。
所以我挺快乐。

那天悠闲说“唔,反正比较失落的应该是那谁……看得出来”,我便回复“你既然都这么肯定了,我就完全没立场说自己也很难过了”。
反正难过不难过又能怎样。

原来很多话不说出口,原来不表现出难过,歉疚,妥协,就有理由被人说“不如去死了啊”,写到这里真是有点想笑。
大家都是满怀伤痛,又故作轻松行走于世的人,原来大家都该去死,原来这世上真的无所谓自尊和隐私的。

呼,写到这里心情还好,那么这篇就不隐也不删了。

啊突然忘了一句话。
今天是某个很重要的人的生日,我已经等了这么多年,希望明年真的能一起过。
[PR]
by nterwh | 2007-05-18 01:27 | 扯淡


<< 快乐男声,想唱就唱 日子要么再快点,要么再慢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