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Best is yet to Come
2006年 10月 29日 ( 1 )
关心是难以言喻
“晚上很冷吧。你记得穿袜子睡啊。要不就把厚被子拿出来盖。你这孩子就是懒,做壶水晚上有热水袋就暖和了,要不就把电热宝插上。别舍不得开空调,这时候不开什么时候开,到时候冻成那样难受的是谁啊。……”
“嗯嗯。”

听着重复了无数遍的话,看着她絮絮叨叨的样子,我突然有冲动问句话,却发现如鲠在喉,嘴又被贴了封条,一时慌乱紧张之下,连身体都开始僵硬起来。
真没用啊,我不过是想问她“你那里冷么?”,如果可能的话,希望可以追加“注意身体”。

然而我如何开得了口呢。

我当然,确信,毫无疑问的爱这个女人,但不知道为什么,何时就变成现在这样了。我根本无法表示关心。然而我也突然明白了,憋在心里没有行动的关心,根本就屁都不是。我明明清楚她想要的是什么,她本来也不需要我做什么,只要假装问一句,假装表示一下关心,甚至可以假装做了一件小事,对她就完完全全足够了。

但我就是做不到。
我明白我对她都做不到的事情,那么我对别人的假装,就真的只是假装了。

我清楚知道她头上白头发是何时激增的,但却只会hulu她的脑袋说“越来越多”。我清楚看到她日渐发福的身体,但却只会捅捅她的肚子,等她嘟着嘴说“别讨厌”。我清楚明白她离开后生活得反而更好,但连她住在哪里,和谁一起住也全然不知,甚至很多时候根本联系不到她。
而且最重要,最重要的是,我终究一事无成。
我就无法表达关心。
没有可以承担对方抱怨,帮助对方解决问题的能力,就失去关心的资格。
真可笑了,资格不资格的,我本来几少拿到台面上讲。

在她眼里,我成了不可以失去,却毫无用处的纪念品。
酸酸的,因为太过真实。

“都这点儿了,你还(午)睡么?”
“啊我去睡了,都怪你,我要在单位呢,能睡一个多小时。”
“又不是我逼你回来的。”
“你这孩子,我不回来你吃什么,喝什么,拉什么啊!”
“吃屎。”
[PR]
by nterwh | 2006-10-29 19:46 | 扯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