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Best is yet to Come
<   2006年 06月 ( 14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今天是个日子
其实不太开心,没办法真那么无谓,哪怕是装的。
罢了。

=========================

今天启动了YY机制,关于几天前的散伙饭,老有点不甘。

她被某男生拽着不放,开始是被逼喝酒,后来就是“酒后吐真言”,“我意思你明白吧”,“哥们儿可一直对你有意思”,“你不是现在才明白吧”,“一会儿你送我回家吧”。
当然,这些话是她后来告我的,我当时的角度和距离,只能看到她想拉回胳膊,不断后退,并且面露尴尬。隔着5米开外的地方,她的男友背对她在跟其他男生喝酒。

我当时什么也没做,所以今天突然就开始YY。

我起身走过去,站到她身后,左手拿走她手里的酒杯,右手拽她右胳膊搂到身后,面无别情直视那男生说:“你是个男人,该对自己的言行负责吧。”转身,把她推到靠里的座位上,挨着她坐下,并递上一杯酸梅汁。

好恨啊……真想这么尝试一次……
[PR]
by nterwh | 2006-06-28 23:19 | 扯淡
好像应该哭
毕业散伙饭。自助,巴西烤肉。
男生们喝多了,红着眼圈拉扯女生说胡话,趁机抚摸并拥抱;女生们喝多了,手绞在一起哭着说舍不得,趁机抚摸并拥抱。我喝着据说掺自来水的酸梅汁,柠檬茶,果汁,仿佛置身事外的看着这一切。

礼貌性微笑,偶尔大笑,举杯也伴随沉默,拥抱也保持冷淡。
除了她和同学M,谁的胳膊碰到我都感觉不到温存。
你是笨蛋么?你跟这些人相处了四年。而且有些人,或者说大部分人,注定终生不会相见。你不会留恋么?这四年发生了多少事情,有些经历,是否已经绝对影响到你今后的人生。你怎么不能像个正常的即将毕业的大学生在这种场合哭出来呢,哪怕是假装的?
不知道怎么就这么没感情了。还是说,一贯的超长反射弧,让我还停留在大家都在北京,就算没了学校做羁绊,也是随想随见的状态。不到你真正发觉失去了他们,你永远也不会真心哭泣。

然而8点刚过,就渐渐开始不耐烦,沉静不下来。尽管这每分每秒的逝去都代表我一个不完整时代的永久性流失。仍然希望它赶快过去。仍然在一片狼狈不堪的环境中,挤不出一点留恋,一滴眼泪。

妈的,就这么结束了。
[PR]
by nterwh | 2006-06-27 01:37 | 扯淡
生女儿好像不错
说说而已啦……

就说之前好像在哪里看过的场景,原来是这个漫画里的。
b0076362_1171115.jpg

[PR]
by nterwh | 2006-06-26 01:17 | 扯淡
《诈欺猎人》完结
愚蠢的男人和愚蠢的女人……们,愚蠢观众的故事,终于完了。
哦,也不该用终于,只要有堀北,我不在乎愚蠢。

嗯,春季日剧也差不多都要结束了,最近也终于闲了,开始大补以前囤积的日剧,唉。
[PR]
by nterwh | 2006-06-25 20:53 | 生活
很漂亮
b0076362_1431512.jpg

我喜欢这样子的苍井そら。

《下北GLORY DAYS》这日剧不错,女优们都很可爱。
剧情?谁在乎。
[PR]
by nterwh | 2006-06-22 01:48 | 生活
马甲告白计划
存一下。
http://tw.netsh.com/eden/bbs/710098/html/tree_11023108.html

始动。
酝酿中。
[PR]
by nterwh | 2006-06-19 00:31 | 扯淡
炫耀!
b0076362_13153416.jpg

≧△≦
[PR]
by nterwh | 2006-06-17 13:16 | 生活
嗯,换个模板
我知道你们会说不好看,就想换换心情。

这模板琐碎的东西太多,不然全改出来应该很不错。

唔,发现回复字体需要反白,算了,懒得深究。
[PR]
by nterwh | 2006-06-16 04:12 | 扯淡
变态加油
“我以后一定得找一个不看足球的啊。”
“不可能,那他就不是男人。”
“……不一定要足球吧,别的……”
“不可能,那他一定是变态。足球都不看,就没有拼搏精神(等等等等)……一定是小白脸。”
“那你看么?”
“90分钟太长了。”
“……”

嗯,我,妈,对话。
[PR]
by nterwh | 2006-06-14 20:51 | 扯淡
【转】学姐领域发动
掀桌!好死不死还有最后两天显示器居然罢工!连拆了它的心都有,然而卸了两个螺丝后发现挪动不能,遂作罢,唉,主机就好拆,没事拆着玩呗。
于是现在借了某个叔叔的儿子的电脑,那人不认识我,也好,不认识我他才会借得安心。

嗯,今天重点是下面,6月10日丸子学姐的日志。
学姐你就不愧为学姐,更新的超勤快,还能让我……唔想不出词,就是很喜欢看你说话。

========尊敬醒目=========

6月10日

乘桴浮于海

每次一到暴雨时间,就老觉得这小片的土地会孤单的漂浮起来。


热带的雨给人永恒的凌厉和断续接连的无尽头感。我记得初来这个地方时,在昏睡的旋转起伏的盘山大巴上,紧贴着车窗玻璃的绵密的雨声。透过纵横着的雨痕去看公路边悬崖上密布的纵横深浅的绿,突如其来会让人觉得潮湿而窒息。
午夜,清晨,正午,午后,黄昏,夜晚。九月里会在一天之内分别降临六场不同时间段的雨,落雨的时候均是突然,停雨之时更是决然,如此反复。第一年的九月里对这样的雨声未免太过刻骨记忆,大约是常常一个人独自听着雨声辗转的原因。
全然的理念和接受层面不合,想想经历过的被集体排斥之后再极力八面玲珑众人和好相爱成一团的次数还真是多。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是没错,但有时可以将人按类别分,有时就只能将自己强行往某一群里塞。说到底,没几人能配得上曲高和寡,而我怕的果然还是彻透的孤单。
但也更害怕刻意的交心。
彼此的相处之间,长久而缓慢的了解,更易获得彼此安慰宽容的机会。而若是这过程过于急促了,就未免会刻薄乃至睚眦。总想着表现尽善尽美,却免不了更易狼狈。
好多人就这样在仓促之间退出和消失了。
从前做过关于疏离的梦,梦到两人并坐,中间的桌子上结了厚厚的霜层。我出无尽头的回旋楼梯,上下徘徊,再找不到对方所在楼层。醒来觉得全身发冷,短信时人说你太缺乏安全感。觉得大致如此,但又有哪里隐隐不对。
若一直淡漠着也便无谓,其实最可怕的就是亲密之后的彻底冷漠吧。人的回忆是可怕的东西,因为会在无意识之中两相对比。
所以至今我还是不能够明白,到底是和人哈哈一笑便打成一团各自内心无谓好呢,还是找个此刻自谓知心的人而后经历更为彻骨的疏远伤害好。子期死而伯牙断琴,梵高因着高更割耳,太长久疯狂的一辈子,又有怎样的几人可以做到呢。
一拍即和,而后一拍两散。说来讽刺,却是事实。

- - -

今天整理电脑,翻到重新下到的let's die,里面非常喜欢的一段话,是三年前的盛夏皮在群里打出来给我们看的,那时候蝉鸣如雨,一行人心情大好。那之后皮第一次因为争执退群,以后就成了奇怪的间歇性发作的顽疾。
有人找你说话,是想与你亲近
有人看到你会仓皇失措,是想呈现好的一面
有人用直视的眼神看你,是想对你表白些什么
有人向你开玩笑或逗弄你,是不想让别人抢走你
有人冷漠的经过你身边,是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
有人静静的望着你的侧脸,是怨恨想爱却不能爱的现实


后来拿到皮寄的书时,只觉两人在公车上的侧脸实在宁静美好。在篮球馆他冲进来恶狠狠质问“你到底在想什么”,对方冷静投球划出完美弧线,而后头也不回道:“想你。”


============================

嗯还有一点私事,掩码来说,不用看了。

私人,无聊,醒目
[PR]
by nterwh | 2006-06-12 22:30 | 扯淡